2018 年7 月6 日  星期五

热门文章

心理健康

当前位置:心理健康 >

疫情期間注意心理健康 不可忽視“運動處方”

作者:lanke时间:2020-03-04 20:43点击:0

       原標題:疫情期間的心理健康需要“運動處方”

  武漢兒童醫院內科樓18樓,身穿防護服的醫護人員帶領一群孩子做廣播體操的一幕登上近日的熱搜。據媒體報道,該醫院消化內科病房現被改造為確診新冠肺炎患兒病區,為照顧病區15位沒有家長陪護的小朋友,7位資深護士組成陪護專班,在治療之外輔導孩子功課,帶他們進行體育鍛煉。

  “廣播操、八段錦、五禽戲、廣場舞、太極拳……”東部戰區總醫院淮安醫療區老年科副主任江海洋注意到,越來越多的體育運動方法出現在新冠肺炎救治一線,“除了強身健體,更能改善患者心理狀態、減輕壓力”。

  作為資深馬拉鬆愛好者,江海洋很早就嘗試將“運動處方”用於臨床,並証實了體育鍛煉在慢性病防治、心理健康干預等方面的成效。因此,“運動處方”在這次疫情防控中同樣可以發揮作用,“雖然重症患者暫不宜運動,但在治愈后心理重建的過程中,運動干預非常必要﹔對輕症患者而言,可以根據身體狀況和所處環境選擇一些操作性強的運動,有助康復﹔而最迫切需要運動調節的則是一線醫護人員、工作者、志願者和居家隔離的大眾,因為我們在保護自己不被病毒侵害的同時,也要提防焦慮和抑郁等負面情緒,有時心理病毒比新冠病毒更可怕。”

  藏在生活裡的“心理病毒”

  “冬天、節假日、運動缺失、大的災難性事件都是導致人群普遍抑郁、焦慮危險上升或讓現有患者狀況加重的因素,而這次疫情幾乎幾個特征全具備了。”作為一名專業對抗抑郁焦慮症的志願者,會跑App創始人徐衛華曾有過用跑步擺脫抑郁症的經歷,為讓更多人受益,他帶領團隊專注於抑郁焦慮症和運動心理研究。

  多個高危因素疊加,讓團隊很快在平台上推出疫情期間的心理咨詢熱線,“春節以后,我們就頻頻收到很多人的求助甚至是求救信息。”徐衛華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說‘求救’一點兒都不夸大,因為大家看得見的新冠肺炎會影響生命,看不見的抑郁焦慮同樣也影響生命。”尤其在疫情防控初期,信息不確定、生活方式突變、長期服藥斷供風險等疫情的綜合影響之下,“一些抑郁焦慮患者在短時間內病情快速惡化,甚至產生輕生念頭。”在他接觸的案例中,有患者在疫情初期最多算抑郁焦慮傾向,但疫情期間在家就待了一周,病情便快速惡化,出現很多軀體反應,給自己帶來了更大的痛苦,也給治療帶來了更大的困難。

  線上求助的,除了正在與抑郁症對抗的人群,也有來自湖北的用戶、新冠肺炎患者、奮戰在一線的醫護人員。“來自武漢和湖北其他地區的用戶情況比其他地方確實重一些,畢竟危險離得更近,自己一點身體反應都會引起恐慌,加劇心理負擔。”徐衛華注意到,而醫護人員心理部分的問題其實在大局下被掩蓋了,“他們每天壓力很大,面對很多未知,面對很多患者,也面對自己是否會感染的高度不確定性。”在團隊專家給出的多種建議中,始終有一條,“哪怕再難,時間再少,也爭取運動,比如在賓館房間內小跑30分鐘以上”。

  但情緒的病毒並非隻會侵襲風暴中心的人們。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居家隔離”成為一場全民自覺的戰“疫”行動。人們在有限的空間內關注著那株看不見的病毒,“經歷了從不知道到知道,從不透明到逐漸透明,數據忽上忽下,各種似是而非的信息,各種悲觀的預測和警告,包括氣溶膠是否傳播、下水道是否安全、是否存在特別長的潛伏期、雙黃連需不需要搶購,等等,都帶來了更深層次的心理影響。”徐衛華表示,人們“宅”在家裡,要對抗的不僅是病毒,還有爆炸式信息傳播帶來的不安、焦慮和對風暴中心人與事的過度共情。有用戶在心理咨詢平台留言:“每天刷新聞,越刷越悲傷,疫情仿佛是一支催化劑,催生了我們內在的不安和抑郁。”

  即便刻意讓自己不受疫情信息干擾,但生活方式的猛然轉變也必定會讓部分“憋壞了”的人們成為“易燃易爆”體質。

  “與地震、火災等其他災難相比,這次疫情是蔓延開的,以人際傳播,因此,民眾心理的不安全感會更強,在一定程度上也阻隔了人際關系。”心理咨詢師、珍珠與心理品牌創始人張宇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從個體心理學角度,人們的幸福來源於人際關系,同樣煩惱也源於此,但一個不可忽視的問題是,很多人更擅長處理家庭以外的人際關系,關上房門,反而找不到和家人溝通的方法,因此,被疫情每天“圈”在家裡的人們突然要面對以往被回避的溝通難題,因彼此生活方式的不同、對一事件呈現出的不同價值觀、自身體重增加、復工時間的不確定等,易導致一星之火,點燃情緒,“我們與家人的溝通缺少共情,不會表達愛,如果一些家庭成員之前的狀態沒調節好,這次疫情可能會讓矛盾凸顯,但也是正視問題的機會,畢竟不可能永遠回避”。

  在被“困”住的人中,張宇尤其關注到老年人群體,與年輕人“躲”進網絡世界不同,“他們的生活習慣被打破的同時,也缺少替代性的選擇。”她以自己的奶奶為例,“平常老人家都喜歡出門遛彎、聊天、看朋友下棋,現在突然不能出門,人際交流的需求就無處安放。”且年輕人忙於視頻會議、網課和家務,也缺少對老年人交流需求的關注,“他們的情緒問題不可忽視”。江海洋也注意到,相對以往,疫情期間的老年患者睡眠狀況不佳,“他們是疫情的高危人群,容易有焦慮情緒,來開安眠藥的也相對多一些。”

  還有一部分容易被“情緒病毒”困擾的人則來自高管圈和創業圈。徐衛華表示,這兩個群體本身就面臨更多的不確定性和抑郁焦慮的風險,尤其這次疫情之下,很多創業者的事業都受到巨大沖擊,包括普遍存在的對現金流的擔憂、對復工的不確定性、對員工的擔憂、各種防控要求,使得很多創業者出現了抑郁焦慮的症狀或者原有的症狀加重,“一些創業者來詢問我,他們的症狀是不是抑郁症,接下來怎麼面對,要不要做裁員、關閉公司、破產清算這樣的決策,等等問題。”

  身為創業者的張宇對此感同身受,“發不了工資、沒有盈利確實令人焦慮,但我會建立成長型思維,把困難當成挑戰。當然我也需要一個調適的過程。”

  不可忽視的“運動處方”

  “針對創業圈的朋友,我們專門提出建議,要通過合理運動抵抗疫情帶來的壓力,降低抑郁焦慮風險﹔建議要注意自身情緒變化,在情緒波動期間盡量少做裁員、關閉公司、股份分割等大的決策和決定﹔建議少關注疫情相關的悲觀信息,減少思考,疫情終將過去,要提高信心,等等。”徐衛華表示,盡管,不同人群皆有不同的煩惱,但運動干預則是一味通用的心理良藥,“從運動心理學來說,長時間中低強度的運動是最能觸發身體獎勵機制、促進身心健康的最好方法”。

  “這次疫情下,很多人把微信步數少於100當作正確的宅家方式,這就錯了。”徐衛華表示,不能去戶外運動,就要想方設法在室內運動。對於家庭空間有限,缺乏健身器械的居家人群,他推薦如開合跳、波比跳、徒手力量訓練、俯臥撐、卷腹、深蹲等適合長時間運動、有一定強度的動作。此外,團隊對室內跑進行實踐后發現,“室內跑也不是那麼難,過程中還可以觀看電影、收聽音樂或知識講座,一下子讓室內跑變得更有趣了。我們很多的小伙伴都輕鬆跑到了10公裡、半馬,甚至還有全馬、60公裡、100公裡的。”在平台上百名認証教練分享室內跑步的方法和視頻指導資料后,很多會員學會了室內原地跑或者繞圈跑,甚至組織一個室內跑線上賽事,“有數百人參加,總完成的距離達到北京到武漢的往返距離的數倍了。”

  作為一名規律運動者,江海洋也是堅持室內跑的一員,且除了有氧運動,他還會穿插力量訓練。2014年便開始跑馬的他,幫助周圍不少同事都養成了運動習慣。疫情期間,他身邊的朋友基本都沒停止運動,每周150分鐘中等強度的有氧運動或每周75分鐘的較大強度有氧運動或兩者搭配,幾乎成了彼此間的“默契”。

  在他看來,醫務工作者踐行“運動處方”除了是對自身體魄的保障,更是對心態的調整。當前的醫患關系、疫情嚴峻、工作負荷較大等問題正在影響醫務工作者自身的情緒,江海洋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除了對職業使命的堅定,更需要樂觀向上的態度才能讓更多醫務工作者繼續堅守,北京朝陽醫院眼科主任醫師陶勇在經歷傷醫事件后的表態令他動容,“陶醫生在蘇醒后的樂觀、正面與他對生命的理解、對健康的理解是分不開的,作為從醫者,一定要達到這樣心理、生理各方面都積極正面的狀態,才能在像疫情這樣的考驗中,帶領你身邊的人往前走。”

  於江海洋而言,強大心臟的方式就是自律和運動。即便出門診會讓他比普通居家者離疫情風險更近,但他卻顯得樂觀,“我還能出門買菜,比較幸運。”他會採購很多蔬菜、水果、肉、蛋、奶,保証全家的營養,同時帶動家人鍛煉,“希望他們養成良好的運動習慣。”他很明確,已經有運動習慣的人,並不是運動處方真正的目標人群,“要想喚起不願意運動的人,這次疫情或許是一個契機,大家對健康的認知或許會上升到一個新的層次,從‘不得病’到‘主動健康’,在這個過程中,如果能建立一個有運動專家、醫學專家指導的醫學健身圈,也許能帶動一部分人科學地動起來。”

  在張宇看來,這次疫情檢驗的不僅是人們的生活方式,也為同一屋檐下的親密關系、親子關系提供了解決平台。“無論在處理自己和自己的關系中,還是人際關系中,運動都是一個有效方式。”張宇表示,當自己陷入情緒旋渦后,把注意力聚焦在自身,做能讓自己投入時間的、感到舒適的事是主動重建生活規律與秩序的一個方法,而有助於分泌多巴胺的體育運動是較好的選擇。而體育運動同樣是與家人嘗試溝通的切口,但如何運用這根橄欖枝則需要技巧,她記得有一位家長,規定孩子每天必須跑步,時間、地點、方法都很固定,導致孩子提跑步則生厭,“跑步是好事,但此時考驗的就是家長的溝通能力,如果用商量、提出建議的方法,讓孩子自己去安排時間、地點,尊重他的想法,或許他會發現跑步的好處。”

  即便對於容易被忽視、缺乏運動指導的老年人,運動也能成為讓他們走出孤獨的辦法。張宇表示,疫情期間,親子運動或全家進行游戲式的運動,都利於促進家庭關系,“可能我和奶奶沒什麼共同話題,但我每次要去運動,她都會想跟過來,老年人可能需要的只是我們問一句‘來不來’,要的是一個關注。”

  “除了戴口罩和洗手之外,這次疫情帶來的全民教育其實非常多。”徐衛華表示,盡管這次疫情還不見得能讓運動心理的關注上升到全民高度,但大家對身體和心理健康的重視一定會提升,疫情后也預計會有更多專業機構關注這個領域,“希望未來能考慮把運動心理干預做進大的災害重建的整體方案中,但這個呼吁能實現的前提,是至少先逐步讓運動成為生活方式,走入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本報北京3月3日電

  来源: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梁璇 來源:中國青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