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7 月6 日  星期五

热门文章

职业规划

当前位置:职业规划 >

给你的人生作一个不普通的规划

作者:lanke时间:2019-01-26 09:04点击:0

“普通劳动者”是个贬义词么?那些已经拥有工作多年的劳动者,是否会把自己从“普通劳动者”这个群落中剥离开来?在“小资、白领、高层、精英、超女”等话语成为媒体宠儿的今天,如何重构“普通劳动者”的丰盛内涵?

在就业难的宏观背景下,如何为人生作一个不普通的规划?

谁是普通劳动者?

是指工人、农民、民工?是特指收入较低的阶层?相对于普通劳动者的概念是什么?明星、官员、IT精英、外企白领?

记者为此作了个小调查,一些正跻身于白领或类似阶层的人,对此意见不一。“只要是靠着辛勤劳动、养活自己和家人的,都是普通劳动者。我现在就属于其中一员。”奚昊,爱立信(中国)南京分公司工程师说道,他工作了7年。“我觉得,不靠坑蒙拐骗的、不从事投机倒把的、踏踏实实过日子、快快乐乐享受世界杯的,就是‘普通劳动者’。无论是科研工作者、公务员、经商者、运动员……哪一行都有‘普通劳动者’。当然,小贝不算。他是名人,已经产生了增值效应。至于官员么,那些俯首甘为孺子牛、真心为老百姓办事的,就是普通劳动者。成天指手画脚、不问民生的,就不算。”曹亚旗,工作了6年的新京报体育版编辑说。

而奥美公关的总裁助理Ann Dai,坦言自己不是个“普通劳动者”,“所谓普通劳动者,生活对于他们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他们是最脚踏实地的一群人,是社会的基石,遗憾的是,也像基石一样被压在社会的底层,过着朝九晚五的规律生活,生活就是‘生存’本身,而这个过程之于我,除了精研生活本身所带来的一切酸甜苦辣及所有的人类情绪之外,更要追寻生命本身的奥秘及除此之外的玄秘空间。我的社会阶层,用《格调》一书中作者的描述与定位,属于另类……”

尽管说法各异,对“普通劳动者”的定义,记者调查中72%的年轻人并不像他们的长辈所认为的那样偏狭。对真正的普通劳动者,他们持一颗平等、尊重之心、认为自己就是其中的一分子。相反,刻意地把“普通劳动者”与“非普通劳动者”区分开来,对那些正辛勤工作着的人们,才是一种真正的伤害。

在对正处于找工作节点的青年人群的调查中,64.2%的人不介意成为普通劳动者。因为普通劳动者里也会诞生真正的精英。“但国家把有限的教育资源、大量地浪费在一般技能、一般收入的人身上,是否恰当呢?其实每年大学生有现在的十分之一就够了,其他人都可以去读点技校、做技工之类的。对中国来说,这就是福。”

在大背景暂时无可改变的情况下,我们仍需时刻提醒自己——

世上并没有“普通”的职业,只有平庸的员工

口述-张毅(某汽车制造公司经理)整理-万莹

几个月前,我向一位在重点大学当教授的朋友求助:“公司要扩大生产线,急需汽车专业的技术人员,你有没有认识的学生,赶快介绍几个!”这位教授很是高兴,“真是太好了,学校给每个老师下指标要帮助解决大学生的就业问题,我明天让他们去你那儿求职面试……”

我把求职面试安排在生产车间,“这里就是将来你们工作和战斗的地方……”我试图让自己的语气轻松些,以拉近和年轻人的距离。“张总,我们以后就在这里工作?”一位男生怯怯地问我。我愣了一会儿,看得出来,这些“科班”出身的大学生不太喜欢这个有点儿嘈杂、有点儿忙碌的车间。

“你们学的是汽车专业,不在生产一线工作,那想在哪儿工作呢?”

“我可以去做设计……”

“我觉得自己挺适合做管理的……”

……

我认真地听着这些大学生的就业意向,7个人有7个不同的想法,可没有一个人愿意到流水线上做一名技术工人,“你们的想法都很好,可我需要的是懂得操作机器的人员,一线才是发挥你们专业知识背景的地方……”

“可我们没学过怎么操作机器,再说了,我们也没学过怎么焊接,我想做设计……”

“搞汽车设计?你知道奔驰几年才出一个新款车型吗?你知道欧洲总部每年才进几个汽车设计人员吗?”听到这里,我才明白,这些大学生虽说是“汽车专业”的,除了在学校里看着汽车模型“坐而论道”以外,根本没什么实操技术。那天的求职面试很失败,没有一个人愿意留下来在一线工作。

而另一位朋友的烦恼却与我相反。“唉,我前天刚发布招聘一名办公室文员的广告,竟然每天有1000多封的求职信,为了简化程序,搞得我不得不从研究生学历开始挑选。现在的大学生,哪儿还会去考虑做工人这种普通职业的……”

去年,我托熟人把侄女介绍到超市当收银员,她也非常不情愿,“我大本毕业,学的是金融工程,难道只配去当收银员吗?”她希望我能介绍她到银行里找个“体面”的工作。

我当时很不客气地教训了她,“学金融工程是干什么的?设计金融产品的。连中国银行的金融产品都是由世界著名投行来做的,哪儿轮得上你?你以为收银这个工作简单?珠算、点钞,识别假币,你学了4年金融,哪一样你拿手啊?”不到半年,侄女就因为出错率过高,被超市解聘。

或许,在大学生看来,技工、营业员、服务员这些基层的工作正是他们所谓的“普通工作”吧。可这些被大学生认为“普通”的职位,他们就能够胜任吗?

我不知道现在的大学生是否真的有“不想当普通劳动者”的想法,但一方面,“白领”岗位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大学生、研究生挤破了脑袋往里钻;另一方面,“技工难求”却是很多生产企业面临的烦恼。

可这样的工作普通吗?首先,它需要很强的技术背景,其次,它需要很全面的素质,交往能力、沟通能力、学习能力等等。这样既要求有技术支撑,又要求从业者有一定综合素质能力的岗位怎么会是一个“普通”岗位呢?在我看来,世界上并没有“普通”的职业,而只有平庸的员工。你拥有什么样的学历和你从事什么样的职业,这中间似乎并不存在着太复杂的因果关系。

有消息说,“全球快递业第一”的“联邦快递”公司在北京地区招聘的司机已经达到大专以上的文化水平,在美国人看来,博士毕业当司机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只是不知道有多少中国的大学生会对这个工作感兴趣呢?

从服务员开始转身

口述-安奇 整理-万莹

4年前,大学毕业后,我拖着简单的行李只身一人从老家来到北京。当时,我刚走出大学校门,父母为我安排了安稳的工作,可我不喜欢,我只想着要出来闯世界,仿佛那样才对得起自己年轻的岁月。

来到北京后,我开始奔跑于各大酒店的人力资源部,因为我的专业是酒店管理,我希望能从事和自己专业匹配的工作,不过说实话,当时也觉得在酒店工作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

经过两个月的奔波,我终于在一家四星级酒店找到了落脚点,工作是客房服务员。即便如此,我也安慰自己:没关系的,一切从基层干起,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不过,打击却接踵而来。首先是苛刻的培训,叠床单、清洗马桶浴盆、更换房间用品,每一个细节都是标准化作业。记得第一次被“前辈”骂的时候,她就站在我面前,“酒店专业的大学生,难道怎么为客人铺床还不懂吗?”当时真的觉得很丢人,我也不知道怎么才能把课本里写的那些“平整、干净”的形容词变成活生生的操作,唯一的办法就是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

在客房部服务了几个月后,我又被调去西餐厅做服务员。有一次碰到一个客人问我,“有没有米酒?”我本能地回应他,“没有。”结果这位客人投诉我,“服务生硬,没有专业精神。”在懊恼奖金被扣的同时,我也学会了如何更好地表达,“如果您需要的话呢,下次我们会为您准备,不过今天我们准备了很好的红酒和啤酒,您要不要尝尝呢?”

在这家酒店,我还干过很多基层的工种。有一次父母来探望我,看见我干着“端茶倒水”“低三下四”的工作,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我却告诉他们,工作虽然辛苦,但收获却很多,交际能力、公关能力、化解危机的能力都得到了锻炼,更重要的是,通过辛苦的体力工作,让我明白即使看似简单的工作,亦蕴藏着很深的学问。

一年后,我被调到酒店的公关部担任部门负责人,除了机遇之外,还应该感谢我在大学里良好的英语基础,因为我们常常要为一些外国客户服务,把中国的文化介绍给他们。公关工作的跨度很大,从举办各类宴会到媒体联络,从企业关系维护到政府关系,虽然工作忙忙碌碌,但这样的历练却迅速地培养了我。

因为常常和各类媒体打交道,我认识了一大帮记者编辑朋友,娱乐、经济、体育记者一应俱全,还有政府部门上上下下的工作人员,我也都混了个脸熟。萌发了创业的念头还是源于一件小事。当时有一个朋友在策划一个记者招待会发布新闻,但是他自己和媒体不熟悉,就找我帮忙联系相关的记者。这个忙我帮起来可是不费力,从主持人、明星延伸到诸如食物安排之类的所有细节,几天的工夫我就帮他安排得妥妥当当。事后,他为了感谢我,竟给了我一笔不菲的佣金。这是我第一次强烈地感受到市场对于公关服务的需求。有需求就有市场,几乎没有经过太激烈的思想斗争,我就决定自己创办公关公司。

创业虽然难熬,但好在拿出了当年跪在地毯上铺床的劲头,多难的事情,我也熬过来了。从当初客房部的服务员,到公关部的“白领”,再到“创业丽人”,可以说,每一步我都走得踏踏实实。人不可能一辈子都做同一份工作,我想,最为重要的不是你现在干什么,而是你能从当下的工作中有所收获,为今后漂亮的职场转身打下基础。

给你的人生作一个不普通的规划

采访-本刊记者 李纯

马思宇,北京竹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曾任索尼(中国)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经理。职业咨询领域的资深专家。

记者:你怎么定义“普通劳动者”?你是其中的一员么?

马思宇:从我的概念来讲,只要通过自己的劳动、博得自己想要的生活,都是广义上的普通劳动者,包括工人、农民,当然也包括科技、文化、金融等各行各业的工作者,从这层意义上来讲,我觉得自己也是普通劳动者。从狭义来讲,“普通劳动者”应该是指没有什么特别的技术专长、没有很高的职务的人群,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自己又不是普通劳动者。

记者:你认为“普通劳动者”这个词带有歧视的意味么?

马思宇:老实说,我不太喜欢这个词,有点贬低劳动者的意味,它的潜台词是,所谓“普通劳动者”,就是指工资水平不高、生活质量不高、没什么职务的人。如果想提醒大学生转变择业心态,不妨直接说,目前有些大学生、职场新人需要树立正确的择业观、工作理念。

刻意强调“普通劳动者”,对很多劳动者是一种伤害。这有点儿像去买菜,同样都是油菜,就因为有的写着“无污染无公害”,就卖5块钱1斤,普通油菜就卖1块钱1斤。把人分成三六九等,真是没有必要。

记者:许多大学生对“普通劳动者”的说法之所以愤愤不平,是因为“普通劳动者”报酬太低,与他们所投入的教育成本相距过远。一个职场新人究竟该怎样衡量“薪水”的地位?

马思宇:薪水没有绝对的公平和不公平的说法。一个公司的管理者,如果真正具有战略性眼光,那他对你所作出的贡献,肯定不会视而不见。你不需要太担心老板加不加薪,而是自己到底具备多少创造价值的能力。一旦你达到一定的水准,老板一定会尽可能多地给你工资,因为你离开的话,他的损失会更大。

这里涉及到职业发展的长期效应和短期效应的问题,是更多地关注眼前,多500、1000块钱?还是通过经验的积累朝着目标迈进?经验的积累也是需要成本的,但这种牺牲又是有必要的。以我本人为例,1992年,我刚毕业时进了国内的一家公司,第一个月薪水才43块。可我看重的是它能提供一个去各地开分公司的锻炼机会。我积极主动地去学东西,两个月后,成为那一批里最早获得转正的人,第三个月就被派到外地去,筹办分公司,工资涨到了500块块。

1994年,索尼打算开设在华的分公司,我因为前两年的工作背景,很顺利地被录用。当时,我在原来的单位已经做到了分公司经理,初入索尼只是个普通员工,没有任何职务或头衔,工资也缩水了一半,我仍然无所谓,仍然专心做事,不久,就被提升为部门主管,承担起管理工作……

所以说,如果你关注工作本身,反而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你太注意金钱,反而得不到心心念念的成功。

记者:你能心平气和地投入工作,是否因为压力没现在的年轻人大呢?他们要还助学贷款、要承受高房价,还有医疗、养老……累得够戗。

马思宇:在社会发展的不同阶段,每一代年轻人都有他们要面对的问题。光看数字,也许不太一样,但从总体效果来说,没有太大区别。

我上大学那会儿,虽然说是公费,实际上自己已经开始承担一部分费用。我从大二开始就自己打工、写文章挣钱,我上了5年大学,后4年没向父母要一分钱,还主动给家里钱。

教育确实需要更多的投入,但如果你什么也不干,眼巴巴地等着国家的投入、等着别人的援助和施舍,受损失最大的肯定是自己,你失去了时机、更失去了进取的精神、自我锤铸的机会。

记者:说起择业的心态,欧美的年轻人在这方面有何不同?他们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理念是怎样的?又如何作用于现实人生?

马思宇:欧美对教育的出发点是不一样的,他们侧重于能力的培养。比如,上初中时,老师就会通知你,我们班周五下午要开一个模拟法庭,你们可以各选一个角色,辩护律师、原告、被告、陪审员、法官都行,这个星期,你问家长也好,问朋友也好,去网上搜索也好,总之要把你所扮演的角色,你应该说的话、你做事的方式方法,都一一弄明白。

孩子们通过一周的学习,吸收到了许多案件相关的知识,最后通过模拟角色、辩论、审核,获得一个综合能力的提高。在中国可能就不一样,老师最多给你一个案例、一篇课文,让你去背诵案例哪一年发生、主要涉案者都有谁。这种机械化的学习方式,使孩子们丧失了学习的乐趣,也丧失了很多表述、辩论、研究的机会。

我接触到的一些朋友,不乏外企里的高层管理者。他们不时抱怨,怎么有些学生那么眼高手低?并不是说这个学生没有想法,说起问题、弊病,他能谈得头头是道,可问他究竟该如何改善,他就没辙了。此外,在表达自己的观点时,也不知道怎么样去尊重老员工,很多时候把老人当傻瓜了。

现在中国学生更缺乏的是职业能力、职业素质方面的训练。这是目前高等教育的培养中被忽视的一个环节。高等教育工作者应该更重视中国的国情,更重视学生家长的切实需要,把指引学生步入更美好的人生作为自己不可推辞的责任。

记者:大学生找工作时,最该珍视的元素是什么?

马思宇: 中国比较提倡“短板”原理,就是说一个木桶能装多少水,并非取决于它最长的木板,而是取决于它最短的木板,也就是说你的一个短处很可能造成你整体水平的不高。这个道理本身是正确的,不过我倒觉得,过于强调这种思维方式,容易造成一种观念上的误区,学生好像样样都要好,最好做万能的学生。结果造成老去想着去补“短”,每个人都一般齐,就没能把你的特长发挥出来。

欧美的择业观,提倡“长板”原理,就是你哪儿最强,就朝哪方面去发挥。这里面含着对个性的一种提倡,你爱做什么,就努力去做,因为人只有在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时,才不会懒散,人的兴趣往往决定了一个人成就的大小。

此外,这是一个细分市场的时代。何谓“细分市场”?打个比方,你是个卖花瓶的,也许店里各种玻璃质地的花瓶都有,但当一个顾客要求“我就想买某种颜色、某种造型的花瓶”时,偏偏没有,因为你做得太广了所以不可能面面俱到。那以后卖花瓶就不能什么样的都卖了,要侧重于某一类。再比方做玩具,你不妨只卖熊玩具,把各种类别的熊做得特别精,其他的人偶啊、兔子啊、猫啊,通通不卖。这样大家只要一想起熊玩具,肯定到你这家店来。

在一个特定的领域内不断深化是将来职业发展的趋势,作为求职者,必须思考自己在哪方面有兴趣、哪方面有丰富的资源,然后朝着这个方向多去努力,成为这方面的专家。

记者:回到最初的问题,“普通劳动者”是否等于“廉价”?大家不愿意去做“普通劳动者”,根源在哪里?如何去解决?

马思宇:其实薪水高不高,不是职业普不普通的问题,而是技术含量高低与否的问题。为什么一个售票员,每月只能拿500元工资,而编制电子售票系统的人,能拿5000元工资?这是因为,能把车票卖出去的人太多了,工资自然就低;而能胜任后一项工作的人相对就少,所以就值钱。

国外同样一个焊接工种,有很多不同的级别,八级与一级所获得的酬劳当然相差很大。国外已经有一整套的严格的职业资格考核制度,但目前在中国,还做不到那么严格,职业资格认证的体系仍需完善,一些不良的社会现象如随便买卖资质等也客观存在,妨碍了很多人钻研高深技术的积极性。

不管是否做个“普通劳动者”,你都要致力于提高自己的含金量。平凡的岗位也能诞生专家,你只能通过努力证明自己的价值与别人不一样。(来源: 教育部大学生在线    作者: 李纯)